首頁 > 環保大家 > 不容忽視的垃圾分類社會條件

不容忽視的垃圾分類社會條件

作者:陳立雯

2020年1月5日和6日,東陽鄉用了兩天時間,進行了2019年垃圾分類第五次考核工作。五次垃圾分類考核,成為東陽鄉垃圾分類可持續管理的重要支撐之一。這次考核對于我來說意義非凡,是第一次作為“旁觀者”,看鄉政府主管人大主席夏主席帶領的團隊,主導全鄉垃圾分類考核,和環境衛生過程。

零廢棄村落初期在西蔡村開始的垃圾分類,負責人陳立雯在指導村民如何分類

零廢棄村落初期在西蔡村開始的垃圾分類,負責人陳立雯在指導村民如何分類

零廢棄村落于2018年12月開始到江西省上饒市東陽鄉開始全鄉垃圾分類體系建設,整整一年有余。在這之前,我們已經在全國5個省份,開展過多個村莊的垃圾分類工作,其中最大的挑戰就是村級為單位的垃圾分類無法實現可持續的治理體系建設。于是,在2019年初,東陽鄉垃圾分類開展到第三個村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考慮如何建設鄉級單位的垃圾分類監管體系,避免垃圾分類出現不斷的反復問題,細水長流,保障垃圾分類的可持續性。從2019年6月開始考核,到年底,前后經歷了五次考核。最初對于垃圾分類暗訪和明察相結合的監管思路,在執行時,有一部分得以執行,但有些沒有操作。

東陽鄉垃圾分類經過一年多的實踐,過程中我們和東陽鄉政府、12個村村委,積累了豐富的垃圾分類經驗,如何從一個村到一個鄉鎮規模的垃圾分類路徑。作為中國鄉村治理最基層的政府組織,我們一起探索了如何形成政府主導的垃圾分類治理體系構建,行政管理體系如何實現源頭公眾垃圾分類行為改變的動員;企業如何實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和分類處理;還有非常重要的是,基于干濕分類后的可堆肥垃圾,在鄉鎮一級如何規劃和運行堆肥場,讓源頭分類好的可堆肥垃圾,可以因地制宜實現就地相對集中和分散堆肥相結合,并實現堆肥產品與當地農業種植的有機結合。

到2019年5月全鄉12個行政村,全部開展垃圾分類后,一直在現在,和去年同期比較,每個月運往垃圾填埋場的垃圾量減少50%-60%之間。這樣的成績,是全鄉人參與的結果,是鄉委政府和12個村委付出了巨大努力換來的。但我內心一直也有深深的擔憂,就是可持續的風險。從東陽鄉推行垃圾分類以來一年多的實踐里,在鄉村踐行垃圾分類兩年多的時間里,我慢慢看到了中國垃圾分類治理道路上的挑戰,這種挑戰是多方面的,如果我們未來可以慢慢解決這些挑戰,才能逐漸實現垃圾分類的可持續。

還需要深度培育

為了實現全鄉垃圾分類工作的落地,包括所有分類硬件體系的搭建,源頭對農戶的垃圾分類行為動員工作,建立全鄉垃圾分類治理體系,東陽鄉確定了了行政為主導的垃圾分類社會治理體系。村兩委負責動員每家每戶,鄉委政府實地考核,監管村委的垃圾分類執行情況,同時監管垃圾分類收運和分類處理的運行企業。

行政主導的垃圾分類管理有其優勢,短期內可以實現垃圾分類的落地,實現老百姓源頭分類行為改變的動員工作。以東陽鄉為例,鄉委政府從書記、鄉長,再到各個村委,在垃圾分類開展最初階段的半年里,傾盡精力,基于干濕分類,占垃圾總量50%以上的可堆肥垃圾被分出來,就地堆肥,減少了一半以上進入垃圾填埋場的垃圾。80%以上的家庭實現垃圾分類行為的改變。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關于垃圾分類的管理,尤其是各個環節,是否細致,是否連續,逐漸出現需要優化的方面,是否跟進,對于出現的問題,有沒有及時解決。所有這些,成為垃圾分類在鄉鎮級規模管理方面的困境。

鄉黨委雖然對每個村委非常清楚,知道誰會做事情,做到什么程度,卻沒有作出對每個村的精細化管理。隨著垃圾分類主管人員的更替,鄉級垃圾分類管理有時無法及時跟上,最初建立的垃圾分類監管、考核體系,最近幾個月被動執行的比較多。在這個過程中,村委會看著鄉委政府的工作態度,松緊之間,決定是否在地對農戶開展持續的垃圾分類監管和教育,跟進本村的工作。遇到其他事物,垃圾分類工作都是要靠后站。如何實現日常運行,常規化管理成為最大挑戰。

對于村兩委來說,垃圾分類,可能是幾十年以來,他們做過的唯一一件,需要挨家挨戶做工作,并且需要持之以恒,形成日復一日管理的事務。也需要他們在不同階段發現問題,及時解決問題,實現一個公共事務管理的連續性。同時,他們還需要對不同的人群,想不同的溝通辦法。關鍵是,垃圾分類這種需要細致化的鄉村管理治理方式,不僅是村委沒有經驗,可能從未遇到過,他們的上級管理部門可能也無法指導他們。這不僅是考驗著我們垃圾分類治理的過程,更是充分體現基層治理的細致化操作過程。

用“托、拉、拽”的方式,短時間內可以實現垃圾分類的好效果,但是垃圾分類最初的激情退去后,如何保持日常管理,整個系統日復一日的常態化運行,建立并運行好長效管理機制才能實現突破。而要建立這種長效機制,正確的認識垃圾分類是基礎和根本。垃圾分類治理首先是公共事務,那就需要置于公共管理層面,持續管理的治理機制,制定全面的、帶有中長期的垃圾分類目標、具有約束性的執行計劃。但目前我們的垃圾分類并不具備這些基本的條件,大多停留在短期行為上。

當然,要具備這些社會條件,需要從上到下認知的改變,這種改變不僅需要的是時間,培育,更加需要管理者們的垃圾分類治理決心,以及將垃圾分類作為根本主導性政策地位的確定。

政策不足

對于鄉黨委政府來說,無法按部就班實現常規化管理,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有一個因素是核心和關鍵,那就是垃圾分類政策的缺失。

2017年以來我們不管是在單個村莊開始垃圾分類,還是鄉鎮規模,經過一段時間的運行,最大的風險是沒有持續管理。垃圾分類成了短期行為,因為沒有行政管理體系的約束,獨個村或者鄉鎮的試點工作既不是強制執行,也不需要持續實現一定的工作目標。工作沒有連續性,在管理松懈,或者無人管理的情況下,慢慢就會垮掉。

垃圾分類還沒有得以全面執行的當下,地方某一個區域,自下而上的村莊、鄉鎮試行的垃圾分類是否可以持續,面臨諸多挑戰。因為鶴立雞群必將孤單,你所在的周邊鄉鎮,上到區縣、市和省,都是以混合垃圾投放和混合處理為導向的系統。上級政府對垃圾管理的基本思路是檢查“環境衛生”,垃圾分類是否實現城鄉一體化,垃圾有沒有收集起來,送到指定的地方。至于是否分類,沒有任何約束。

一個“孤島”的垃圾分類鄉鎮,最初是自下而上出現,當面臨人事管理變動,沒有任何外界要求的情況下,可持續成了困境。所以,我們要實現垃圾分類的持續,必須將垃圾分類定為垃圾管理中的核心,成為主導性政策,對于從上到下的整個垃圾管理體系,都是圍繞垃圾分類體系建設和指標來管控的。完全擺脫混合垃圾管理。

雖然大多地方都擺放了垃圾分類桶,甚至是有了分類收集和分類處理設施,卻沒有真正運行和使用。根本問題是,對于垃圾分類操作還不成社會體系,這些硬件設施只是擺設。要想解決這個問題,不再囿于混合垃圾管理體系做垃圾分類,做到真正的垃圾分類,就需要建立基于干濕分類為基礎,基于當下垃圾產生量的基準線,建立源頭分類投放準確情況、分類后可腐爛垃圾通過堆肥回田,不能再進入垃圾填埋場和焚燒廠的核心監管體系。

縱觀所有涉及到絕大多數公眾管理的事務中,不管是控煙、控制酒駕等,沒有一個不是通過持續、長期、強有力約束性管理實現的,垃圾分類也必將如此。將垃圾分類納入公共事務治理的范疇,運用社會系統管理的思維,避免短期行為的垃圾分類表面工作,將垃圾分類治理政策作為廢棄物管理的根本,有明確的垃圾分類目標,可衡量的垃圾減量率,核心的是不能再進入混合垃圾填埋場、焚燒廠的可腐爛垃圾控制。這樣才能真正、逐漸踏入垃圾分類的道路,并探索出科學管理的長效機制,實現可持續的垃圾分類長治久安。

隱形的垃圾成本

如果說垃圾分類政策缺失是目前區域性垃圾分類試點工作挑戰的主要困局之一,那么公眾教育中關于垃圾成本問題的隱形化,成為我們帶動公眾參與垃圾分類治理的另外一個障礙。過去多年的垃圾分類教育中,我們大多宣傳的是“我們要怎么做垃圾分類”,“為什么要做垃圾分類”,即混合垃圾管理的問題卻沒有說清楚。當下混合垃圾處理產生的社會、環境和健康問題,我們一直沒有向公眾說清楚垃圾產生后,從家里丟出來后的問題。

當前占主導地位的混合垃圾收運和處理,從經濟角度來講,我們一直是實行的是“大鍋飯”的垃圾管理機制,丟1袋垃圾和丟10袋子,看起來都不需要付費,都是一樣的經濟成本。而實際問題是,清運和處理一噸垃圾的經濟成本一直是公共財政在支出。在大城市收運和處理一噸垃圾的成本已經超過1000元,鄉村也要至少200多元。以北京為例,2017年,日產生垃圾量達2.3萬噸,每天花在混合垃圾收運和處置的費用至少是2000多萬。這些需要耗費我們巨大的公共財政支出才能將垃圾運出城,送到填埋場或者焚燒廠。但是作為納稅人的公眾并不知道,他們的稅收有多大部分拿去處理混合垃圾。

不只是垃圾收運和處置污染控制產生的巨大經濟成本,垃圾填埋和焚燒產生的環境、健康成本同樣是隱形的,和公眾看似沒有關系。以垃圾焚燒產生的二惡英和重金屬等化合物為例,在環境中的遷移,通過食物系統和空氣、水等載體,最后還是會以看不見的方式進入每個人的身體,影響我們的健康。

當下的混合垃圾體系里,環境、健康和經濟成本的隱形,給我們造成了一種假象,垃圾“不見了”。不管你丟多少垃圾,都有人清走,在這個體系里,看起來,我們都不需要為自己產生的垃圾負責。這種沒有責任歸屬,垃圾處理經濟、社會和環境成本“隱形”的治理體系里,直接造成我們社會中對垃圾問題認知的含混和模糊。而只有住在混合垃圾處理設施,諸如垃圾填埋場,和垃圾焚燒廠周邊的民眾,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最能體會混合垃圾處理的痛。一旦有垃圾分類的,會在第一時刻響應。

所以,我們的垃圾分類治理體系中,培育公民的垃圾分類意識,最終實現垃圾分類行為改變過程中。除了告知民眾如何分類,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是如何科普混合垃圾處置的問題,說清楚為什么要做垃圾分類。讓民眾和所有垃圾管理者意識到當下混合垃圾體系的危機,垃圾的各種成本需要被看見,有危機意識。這樣,我們的垃圾分類治理體系建設中非常重要的第一步,集體社會共識才能更好的達成。

2019年可以說是我們國家垃圾分類治理體系建設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年,上海這樣一個超級大城市,從上而下的垃圾分類治理體系的構建,讓我們看到了希望,真正的垃圾分類落地路徑應該是什么樣的。我們在江西上饒東陽鄉整個鄉鎮的垃圾分類推進中,也讓我們看到了鄉村垃圾分類治理應有的模樣。但我們的垃圾分類剛剛開始,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要一直走下去。垃圾分類治理體系的構建過程,需要不斷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完善體系。說不定,我們的社會治理也許會因為垃圾分類的契機,實現公眾參與公共事務治理,實現多元共治,實現以社區為載體的現代化社會治理體系建設。

2020年春節即將來臨,江西省上饒市廣豐區東陽鄉全鄉12個行政村的垃圾分類體系建設后,即將迎來第一個春節。在闔家歡樂,共度春節的時候,我們的垃圾分類也面臨一些挑戰。

因為春節期間,大量人員返鄉,他們并不十分熟悉垃圾分類系統,加上過年前后,垃圾量增長3到4倍。我們需要加大對每家每戶的垃圾分類宣傳和監督工作,決定在每個村招募返鄉的在讀高中生和大學生,讓他們參與這次垃圾分類春節行動,做好自己家垃圾分類的同時,一起動員返鄉的大人們學會垃圾分類。在垃圾量劇增的春節,繼續保障東陽鄉垃圾分類的穩定運行。讓孩子們增加社會實踐經驗,走進每家每戶,更加細致的認識和了解自己的家鄉。參與垃圾分類的環境治理過程中,更加熱愛自己的村莊和家鄉。

圖文來源:東西同異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5181531.live)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本網轉載文章旨在傳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無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權和/或其它相關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在核實后將在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早市卖调味食品能赚钱吗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号码 一肖两码在哪里 四维图新股票分析 大透乐开奖查询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 北京赛车开奖 河北地方20选5 四川配资公司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 江西时时彩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