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互助農業 > 有一種拎不清叫“有機消費”

有一種拎不清叫“有機消費”

640

理論是滯后于實踐的。就像某個研究長江淡水魚的朋友告訴我的,“如果養殖都賺錢,教授自己就先做了!”這句話或許刺耳,卻代表了中國當今學術圈的一個現狀。如果理論不能給實踐帶來指導,受傷的就是一波又一波被理論綁架了的人。

7月,我在清華參加了一個主題為“消費合作網絡與生態農業發展”的研討會,認真做了筆記,本來打算寫一篇正式的報道給沒有來到會場的朋友,但張麗花老師發言時的輕言細語卻久久縈繞在我的腦海里,“是什么力量使她如此堅定又平和地走到了今天呢?”于是,我果斷放棄了那些已經被廣泛提及卻又始終找不到答案的討論,只想平實地分享幾點令我印象深刻的嘉賓發言和自己近來的一些思考。(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有機會專訪張麗花的故事

農夫市集的困惑

北京有機農夫市集(以下簡稱“農夫市集”)是全國的一個標桿,市集、有機、CSA、小農、PGS、生態……所有我們已知的與生態農業和食物體系相關的前沿詞匯,都能夠與這個組織掛上鉤。在2016年,農夫市集在北京上地五彩城開了第二家實體店,工作人員擴充至了30人。在天樂姐看來,市集不僅要確保農人的收入,也要照顧同事的利益,他們希望同事的生活越來越好,但男孩子卻越來越少了。農夫市集的核心是市集,但兩個實體店的出現有意無意都在擠占市集的空間,順應時代的消費習慣而出現的網店讓他們在實際運營中糾結萬分:一方面,農夫市集希望給顧客盡可能提供方便;另一方面,他們又擔心人們只在網上購物再也不來市集,彼此距離疏遠了。

正如市集的工作人員曉云生所講,他們面臨三個困擾:一是機構需要專業人員,但工資又不足以支持團隊的專業化建設(工資低、福利少、留不住人)。二是定價復雜,諸如集室(市集在三元橋的一個實體店,他們稱為“社區中心”)標價定有室友價和零售價,室友價與市集上農友的售價一致,而零售價平均貴3元以上,按曉云生的說法,是希望大家盡可能去市集上購買東西而不要去實體店,但事實是,實體店才是他們賺錢的大頭(毛利潤在15%~30%),市集除了收攤位費(他們稱為“趕集金”)之外,農友在市集上的交易額與組織方是沒有關系的。第三點,就是網店包郵不包郵的問題。開通網店雖然方便了顧客,卻與農夫市集的理念相悖,這在市集管理團隊內部也未達成共識。因此,我們如今看到的北京有機農夫市集,是一個矛盾的多面體。

市集的組織架構似乎也脫離了消費者組織的范疇,管理團隊基本固化,沒有理事會成員選舉,也沒有消費者代表或農友代表介入決策層。不僅是農夫市集,幾乎所有的消費團體最終都成為了某些人“說了算”的組織,在常年累月的實踐中,“這幾位”(有些團體常常只有一個人)因為掌握了更多的專業知識、接觸了更多的生產者、擁有了更多的話語權,所以獲得了團隊更多的信任,最終被予以重任。無論團體大小,組織者既擁有挑選產品、決定團體未來走向的權力,也擔負著相應的風險與責任。信任的極限是不信任,當一個組織由幾個人去統管而沒有透明的管理機制時,人性惡的一面就會冒出來(組織者不冒出來,被組織的人也會諸多懷疑)。到最后,組織者的精力大多放在內外事務的周旋上,投入在選擇產品上的精力就越來越少。

640

不合作的后遺癥

基于上述的原因,有人提出社區組織之間應加強合作。至少在當下,社區組織之間的隔閡依然較深,產品同質化嚴重,溝通不暢,較為明顯的反映是售價不統一,一款產品的差價有時高達十幾二十元。有些組織,比如由家庭情況較好的主婦打理的團購群,因自身沒有掙錢的需要,也不以此為生,往往他們的團購價幾乎可以等同于成本價,連郵費都砍掉了。

在圈子里,西瓜動輒60元一斤,大白菜一棵要60多元,定價的隨意和混亂讓消費者心里不踏實。即使如我這般已經接觸有機行業四年了的人,還是對許多商品的定價表示不解。稍早前,有一家農場打算降價銷售,卻遭來同行的排斥,價格不上不下似乎已成定勢。但是,農場是自己的,生產成本也是自己核算,對未來的規劃各不相同,產品品質好壞有別,為什么價格上沒有體現呢?直至今日,有機產品的定價機制是怎么一回事,筆者也搞不清楚。消費團體真正發揮作用的一點就是議價,但較少有人認真研究這個問題,為消費者爭取實惠。(以后將專門寫篇文章探討有機農場產品定價問題)

消費者組織的可持續性

縱觀媽媽團等的出現,無論是網絡社群還是社區店,一開始都是幾個人商量著做的。隨著事情的深入,就有正規化運營的需要,于是才組建了團隊,不久之后,幾個創始媽媽出現了分歧,有的向往商業運營、追求利潤,有的卻堅持公益之舉、不拿工資,到最后,便有一個人“脫穎而出”,承擔起所有的工作,這個社群就轉變成了“她”創業的公司。媽媽們普遍沒有受過正規的訓練,既無從商的經驗,也無持續經營的資源。由于只有一個人負責,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坝卸嗌偃税炎约旱娜松度氲侥臣律??”這是麗花姐的疑問。

凈土合作社薛遇芳老師挑選產品謹遵“十一條”,熟悉她的朋友就知道,其對產品的追求達到了極致。作為后起的消費團體,薛老師明確表態“不傷害現有機構的利益”,通過他們銷售的產品,如果是市場采購的,定價與市集和社區店一樣;如果是獨立開發的,定價就會低一點。凈土合作社的五個運營者都表示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拿工資”,考慮團體的持續發展,他們還是對盈利有期許,這樣,才有多余的資金幫助農民、檢測產品等。薛老師希望凈土合作社未來發展成為中國的“臺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但是,僅僅依靠市場化運作和個人閑散資金的投入,是否能長期穩定的運營下去,也得打上問號。

640

定位不清晰,談錢傷感情

在現場討論時,眾多實踐者表示,一提錢,事就做不成。一開始,大家以公益之心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一派和樂,人人都愿意付出;但一旦成立公司,開始組織化運營之后,股東的意見(出了錢的人)紛至沓來,推動一件事的落實就十分消耗精力。大家還未習慣尊重制度、尊重他人、尊重合約和結果,即使在農村搞合作社,也經常是到了最后,又變回了“一言堂”,合作社社長代表了全村人的利益,卻只表達了自己的意見。在中國眾多的合作組織中都能觀察到了這一現象。

另外,消費團體組織者操了太多的心。女人是易動情的(我也是女人?。?,普遍具有極強的同情心。當我們買一個產品的時候,這個產品就被賦予了情感;投入得越多,情感寄托得越多,引發的共情也越多,最終,反而與生產者坐上了同一條船。但事實上,作為一個消費者組織,最基本的不應該是為消費者負責嗎?但是從大家的討論中,卻把照顧農場的利益放在了首位,消費反而退而求其次。

還有一個令人尷尬的地方是與會者大多將“消費者”的身份與自身隔離。在開會時,主持人甚至提問道:“現場有哪些是真正的消費者?”,然后有三個女人舉起了手。她們其中有一人是北京有機農夫市集的粉絲,其余兩個是被她拉來學習的。她們有計劃在社區開一個像集室一樣的小店,但籌備之初就打了退堂鼓。

主持人的意思可能是不懂有機或生態的消費者?但我就比較郁悶了,難道消費者還有區別嗎?以前,有人問“有機會是做什么的?”,我會傲嬌地表示:“消費者教育”,但現在已經不這么說了。一個人只要消費,他就有權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挑選產品,消費是不需要“被教育”的。消費者之間的關系應該是分享。分享消費的價值、理念、喜悅(遠比說教有意思);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大家快快樂樂地消費就好。

640

幾點建議

既然提到了分享,就寫幾點我給消費者(團體)的建議,拋磚引玉,歡迎指正和補充(留言告訴我噢?。?/p>

一,回歸消費本心。每個消費者或團體有各自不同的理念,沒必要追求“至高至上”,根據消費能力、需求,選擇生產者或平臺商就好。

二,尊重小農的知識和經驗。不要消耗過多精力在拜訪、檢測等環節上,在充分考察和建立合作關系之后,信任農場的養殖、種植方式和農場的報告。一個農場與不同的單位合作,定時出具一份檢測報告相對來說性價比更高。由單個消費團體抽檢的話,除非這個團體做得已經比較大了,能夠負擔一個農場大部分的銷量,不然,就有勞民傷財之嫌。(檢測費由消費團體出的話,也會影響與農場的關系。在合作之初就應談好操作細則。)

三,在不能確保小農產品是否靠譜的前提下,選擇與靠譜的平臺商合作,也是一條出路。平臺商與平臺商之間可以合作,對應的,消費團體之間也可以合作。

四,消費團體之間,信息共享、產品共享。(這點不做深入探討了,其實各個團體的leaders建一個群就好了,但現階段好像操作起來不容易。大家總說“照顧農場利益,與農場一起成長”,但真正持開放態度的,還是偏少。雖然農場有它的問題,但消費團體之間的不透明、不開放,也是問題。)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有機市場還遠遠沒有被打開,市場只會越來越大?,F在還沒到“分蛋糕“的時候,誰的心態越開放,未來的前景越光明?!盀樗讼氲迷蕉?,成長得越快?!边@是麗花姐在會上說的,借來用一用。

文章來源:有機會

圖片來源:有機會、Pixabay

草西
草西,有機會主編;長期關注有機生活實踐者的故事,報道小而美的人事物;熱衷志愿服務和生命體驗。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5181531.live)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早市卖调味食品能赚钱吗 今日股票行情 闲来贵州麻将4苹果版 香港平码3中3内部资料 至尊棋牌三公官方下载 玩股票用什么软件 黄大仙四肖期期准免费 辉煌棋牌最新网站 2020年私募基金新规 三平加减下期特肖记录 手机大嘴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