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保大家 > “回歸自然”的路上,你是否遇到過這些隱形的阻礙?

“回歸自然”的路上,你是否遇到過這些隱形的阻礙?

作者:Jing

微信圖片_20171027175659
真正的“回歸自然”到底是什么樣的?

是要住到“無污染”的自然風景區嗎?是不插電,過傳統的自給自足的生活嗎?或者,是不是要學習很多新的技能,比如認識盡可能多的動物植物礦物?……

這些行動,只要我們感興趣,當然可以去做。但這些都是手段(還有其他很多類似的手段存在),并非是“回歸自然”的最終目標所在。

而這個目標,其實說起來很簡單,是“萬物與我為一”,是感受到,“人不是與自然界分離的個體,而是自然整體中的一部分,是地球生物圈的一部分?!?/p>

僅僅是頭腦中“知道”這些話是一回事,但親身去感受到,又完全是另一回事。那種感覺就好像,“我”已經不再是原先的那個我,“我”與外界的邊界模糊了?!拔摇弊兊脽o限小、跟一粒塵埃沒有什么分別;又無限大、土地和天空都是我身體的延伸。

或許你已經在一些特殊的時間和地點有過這種感受吧?人仿佛天生就有追求合一感的本能,這種感受就像食物和水一樣對人無比重要,以至于,自古到今人們發明了各種各樣的方法來尋找它。但也有人完全不需要學習什么方法,因為有幸保留了天性,生活中自然而然就有合一感。

微信圖片_20171027180044

這一系列文章,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學習到的一些比較簡單易行的,無關宗教信仰、也與各種信仰都不沖突的,不論何時何地都可以使用的方法。需要說明的是,這只是一個選項,你可以選擇試試看,但其他很多條路同樣可以帶領你去那個目標,只要選擇適合自己的就好。而我分享這些,原因很簡單,只是因為它對我自己確實有效、也經過其他一些朋友的驗證,這些方法確實幫我過上了更愉悅的生活,也幫我不斷地更全面地認識自己。

“生態自我”

上文說的,感受到自己是自然整體中的一部分,這其實就是“生態自我”(在以后的文章中還會詳細分享)。

深層生態學創始人、挪威哲學家阿恩·奈斯認為,我們要改變與環境相關的行為,就得去體驗更大范圍的、更多聯系的自我。

在西方傳統中的“自我”(self)是一種分離的自我,將“自我”看作是一個特定的、單個的人,是小寫的“自我”(self)。而“生態自我”則是與周圍環境緊密聯系的“自我”,是具有生態意識的“自我”,是大寫的“自我”(Self)。

比如,一位體驗者這樣記錄自己在The Nature Process(一個自然體驗課程)中的一個練習后的感受:

“我想象自己的雙腳下生出許多根須,根須漸漸向地球的中心生長。我開始感覺到地球的脈動和我自己的心跳是同頻的。那是很超現實的時刻。當時我能深深體會到地球是有生命的,是會呼吸的!同時,感受到地球的宏大以及地球對我的支持,我體會到一種謙卑。好像有一個巨大的外殼,把我吸納了進去……平時的思考全都停止了。我后來多次重復那個練習,只為了有相同的體驗?!?/p>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對“生態自我”的體驗。

當我們慢慢去發現“生態自我”,我們對自己和他人的看法會改變,每一天的生活方式會改變,會重新定義什么是“重要的事情”,會用一種全然不同的方式回歸到自然中。

是什么在阻礙我們回歸自然?

“與自然連接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而與自然分離才是后天習得的?!?/p>

51aVOnK8DTL

在我要推薦的《The Nature Process》一書中(與上述課程同名,作者是英國的生態心理學者Tabitha Jayne),不僅有一系列關于回歸自然的練習,也有一些友善的提醒,在告訴我們,究竟是什么在不知不覺中阻礙我們實現自己的本能。

在介紹具體的練習之前,我們還是有必要看到這些隱形障礙的存在:

“地球母親”的概念

“地球母親”看上去似乎是很美好的一個詞,是一個在世界各地不同文化中延續了數千年的概念。在現在的環保運動中,也常常會聽到這樣的說法??墒沁@當中會不會有什么問題呢?

想想看,我們的社會是如何定義母親的,又如何要求母親的?母親是否會被認為就應該無條件地奉獻?就像我們認為自然的資源就是應該無條件地被人類開發使用?

另外,孩子和母親之間通常會經歷從合一到分離的過程,如果我們也這樣對待自然,又會如何呢?難怪有的人總是夢想著自己或者自己的后代要移民到其他星球,或許他們的確是在把地球當做“母親”呢。

更重要的是,如果僅僅將地球看做母親,那么地球不那么有“母性”的那一面又該如何解釋呢?地球不僅僅是孕育生命,也在不斷地毀滅生命啊。周而復始,錯綜復雜,這是一個宏大的、動態的過程,并非人的頭腦所能理解?;蛟S,我們可以試著把“母親”的標簽去掉,打開更多的想象力去體會,地球到底是什么?

“脆弱的地球”

環保運動中另一個常見的說法是“脆弱的地球”。這種說法會激發人們保護地球的動力嗎?似乎并不能。

如果認為地球是脆弱的,我們會愿意跟ta有什么深層連接嗎?應該很難吧。如果在這同時也看到了,人是地球的一部分,我們就會無意識地認為,既然地球是脆弱的,那人也一樣是脆弱的、不堪一擊的。一旦有這種想法,自信會漸漸消失,內心的壓力和恐懼也越來越深。

而任何從恐懼的角度出發去“拯救地球”的行動,只會適得其反。因為這始終是以人類為中心的。而以人類為中心的思考方式,恰恰正是造成生態危機的原因??!怎么可能通過創造問題的思考方式去解決問題呢?

事實上,地球本身擁有調節生態平衡的能力。如果將地球46億年的歷史壓縮、假想為46年,那么,人類存在了只不過四小時,而在46年里的最后一分鐘,工業社會才剛剛出現。想想看,這對于地球是多么短暫的一瞬!說不定再過幾分鐘、十幾分鐘,地球就會通過自己的調節方式讓一切恢復平衡了呢?地球一點都不脆弱。說ta脆弱,只是人的主觀想象。

Tabitha在書中寫道,

“我們需要認識到,我們對于自然的理解方式是受到限制的?!薄翱茖W家們說,我們已經進入了第六次大滅絕,而這主要是由人類的行為造成的。上一次大滅絕發生,是6500萬年前。當時恐龍的滅絕使得哺乳動物有了生存發展的空間……”“如果我們看看地球進化的歷史,我們會發現,每次大滅絕發生后,隨之而來的是全新的進化過程。被我們叫做‘大滅絕’的事件,事實上會不會是另一番‘進化’的起點呢?從人類的視角,這可能是很難理解的?!?/p>

讓我們試著把“脆弱”的標簽去掉,看看我們能發現什么?

其他標簽

提到“自然”,你還會想到哪些其他的形容詞?

如果你頭腦中還有關于自然的其他標簽,比如“殘酷”、“兇險”、“無情”或是“寬容”、“溫柔”,不管是正面詞語還是負面詞語,都試試看,把它們放下,會怎么樣?這一步,是回歸自然之前必須要做的。

頭腦與身體分離

與自然的合一感不是可以從書本上學習到的,而是必須通過身體去體驗到的。

問題是,我們大多數人的頭腦和身體已經脫離聯系,因為,我們從小到大總是被教育要憎恨自己的身體、要掩藏自己的身體。

媒體用外表“完美無缺”的人物來暗示公眾,你的身體是丑陋的、有太多需要改變的地方。而各種社會規則告訴我們,身體的一些天然功能是骯臟的、不可接受的。比如,想想看我們如何對待打嗝、排便、體味等這類新陳代謝的自然過程?而哭泣、顫抖等表達情緒的過程則被看做一個人“懦弱”的表現,被認為是不應該在公共場合做的。更別提,我們通常羞于提及自己身體中體會到的各種快感,認為那是罪惡的。

對于回歸自然來說,這有什么問題呢?

自然的溝通是非語言的。如果要達到和自然萬物溝通,必須要盡量打開所有身體感官才行。不僅要重新建立與身體的連接,還需要信任身體,接納身體中出現的感受,而不是僅僅想著要用頭腦去控制身體。

只有我們允許這樣的非語言溝通發生,我們才能感覺到來自自然的支持力量。具體的方法,在之后的文章中也會陸續講到。

微信圖片_20171027175648

分心

在這個信息爆炸、消費選項無窮多的時代,分心簡直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如果不練習如何保持專注力,我們常常會做出一些事與愿違的行為。比如,明明是想要給自己減輕壓力,但大吃一頓、大肆購物一番之后,反而覺得壓力更大。如果再用同樣的手段去反復嘗試“減壓”,只會陷入惡性循環。

說到回歸自然,也是一樣。我們也許喜歡在手機上翻看那些“詩意生活”的人物報道,但是自己卻說“我沒時間啊”、“我改變不了家人的觀點”……甚至連去公園散心都不愿意,用“沒時間”、“天太冷”、“天太熱”之類的話來作為理由。而這樣做的結果,并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如果是因為對回歸自然完全沒興趣而不去做,那是說得通的。但是,如果心中明明想要去做,還不斷找出理由不去做,那么這就是一種“分心”的表現了。

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看到,分心并不是什么壞事,不是什么罪過。如果因此而責備自己,只會讓情況更糟糕。在自責、憎惡自己的時候,沒人能做出什么明智的決定。

而如果換一種方式,僅僅是不加批判地認識到分心的存在,接下來才有可能尋找自己的分心背后的原因。并且,在一種平靜的狀態下,為自己探索更好的行動計劃。

過度相信科學

Michael J. Cohen博士,“自然連接”項目的發起人說,“如果科學家能有本事把青草變成牛奶,我就會信任科學?!?/p>

請別誤解我的意思??茖W當然有其巨大價值所在,我自己也是自然科學的忠實愛好者。但是如果過度相信科學,甚至把一切科學還未證實的事情看做是不存在的,那我們的生活也太受限制了!科學傾向于把自然界的事物分離為一個個單獨的個體來研究,而不是著眼于完整的整體。更重要的是,這個世界有太多奇跡,是科學還從未曾涉及、無法解釋的。

在《The Nature Process》中寫到的一些真實體驗,有的看上去簡直是太“不科學”了(比如,人怎么可能跟樹溝通、跟蟲子對話??)。這些看似很奇怪的事情,可能會讓我們反思對自己、對世界的理解。而這反思正是自然體驗應有的一大收獲。

正是這些看似“不科學”的現象,讓許許多多的人獲得了從未有過的對生命的理解。需要再次說明的是,這只是一種選擇。并不是“唯一正確”的。正如Tabitha所說,你允許自己和自然有多深的連接,你就會達到那個深度。不妨把這想象成是愛麗絲漫游仙境的旅程,不同的是,這“仙境”是真實存在于我們身邊的。你要選擇的是,到底要不要跳進那個“兔子洞”里?

微信圖片_20171027175655

結語 | 慢慢地,重新認識自己

對我個人來說,回歸自然、體驗生態自我,幫我注意到了一個以前沒有認識到的“我”,一個更大的我,而以往的那種疏離感、和對于生態危機的不知所措的感覺都隨之而去。

結尾部分我想分享這兩段話:(摘自《生態自我:人與環境的心理學探索》)

“皮膚的表皮在生態學角度看,就好像池塘的表面或者森林的土壤,并不僅是一個殼,而是相互之間微妙的滲透……”“我們與一個地方越親密,我們就越容易對他增加我們的認同。例如,我們對一座山、一條河越了解,并將它感知為我們的自我時,我們就越能感受到它的痛苦?!?/p>

“人們對自己的生活環境會產生場所認同,意識到他所居住的地方也是自己的一部分,他與周圍的環境已產生了深深的認同……‘如果這個地方被破壞,我內在的某部分也被毀了’,這清晰地勾畫出人們看到自己深愛著的,或有著強烈歸屬感的地方被破壞時,通常表現出的感受。一旦自我被拓寬和深化,這份必需的關懷便會自然流動,而我們對自然的保護也就是對自身的保護了?!?/p>

重新認識自我、體驗更大的我,比起某些環保運動者所想要引起的“恐懼”,要有力量的多??謶謥淼帽容^快,還很容易擴散傳播,因而更常被人們無意識地接受。而體驗生態自我是相對來說很緩慢的,需要我們在大量的親自探索和體驗之后才能得來的——不過,一旦體驗到,哪怕只有短短的一瞬間,我們就無法忘記那種感受的美妙了,就會越來越主動地去繼續體驗更多。這就是旅程的開始。

(待續)

(主要參考信息來自《The Nature Process》、《生態自我:人與環境的心理學探索》。)

有機會原創文章

圖片來源:書封面圖來自Amazon, 其他圖片來自Jing

有機會專欄作者 Jing
從點滴處實踐有機生活,享受每一天。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5181531.live)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早市卖调味食品能赚钱吗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基金配资条件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甘肃体彩十一选5 山东11选5网上购买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数据 支付宝基金怎么卖出提现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配资做股票 浙江体彩6十1基本走势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