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保大家 > 與山川草木對話,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

與山川草木對話,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

作者:Jing

你是否常常和家里養的小動物溝通,能深深感受到彼此的喜怒哀樂?是否有過根據感官的觀察,來判斷陽臺上的花花草草需要你做什么?是否經歷過來到一片陌生的山野中時,不知為什么,突然有一些強烈的新想法、情緒涌上心頭?是否聆聽過林中的鳥語,并且似乎能聽得出一點——哪怕只是一點——其中的含義?在看到因為無意識的濫用而被破壞的環境時,是否會覺得胸口發沉,哪怕那個環境跟你平時生活的地方距離非常遙遠?……

如果對以上的任何一個或多個問題,你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對,你已經證明了自己的確擁有自然溝通的能力。

自然溝通是《自然過程》練習中的第四部分。自然溝通不是只有少數人才能做的,不是什么“特異功能”,而是每個人的本能。自然溝通也不是全新的概念,而是根植于古老的、相信萬物有靈的部落文化中。雖然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地區,古老的文化早已遠去,但其影響卻多多少少留在人們的身體里、生活中,以及各種傳說、信仰、哲學、生態智慧中。

如果看到這里,你還是覺得自然溝通是件“奇怪”的事,那么也可以換種方式,把自然溝通看做是與“自我”溝通。而至于“自我”的定義是什么,每個人的理解都可以是不同的。比如,你是愿意將“自我”看作是一個分離的、單獨的人,還是常親身體驗到“生態自我”呢?(“生態自我”是與周圍環境緊密聯系的“自我”,人是地球生態網的一部分。)

DSC00814

注:《The Nature Process》(自然過程)是一本關于如何與自然重新連接的“練習手冊”,主要包含自然臨在、自然身體、自然吸引、自然溝通和自然放松五個部分。這些練習不僅能讓我們學會如何在自然中放松、減壓,更能讓我們建立與自然的深度連接,體驗與自然萬物溝通,親身體會到生命之網的智慧和力量,重新認識自我。這本書是英國生態心理學者Tabitha Jayne基于她所組織的同名的自然體驗課程而寫成。

續上文:

以自然為“鏡”,照見真實的自己

跟身體智慧相連,就是跟內在的自然相連

用30+種感官體驗自然,意想不到的減壓放松

“回歸自然”的路上,這些隱形的阻礙是不得不面對的

自然溝通是非語言的

相對于之前分享的關于“自然身體”的練習(強調和“內在自然”溝通),“自然溝通”這部分,主要是說人跟外在的自然如何溝通。

就像我們開頭提到的例子中那樣,自然溝通并不是通過語言,而是通過身體的感官發生的。自然溝通的最重要的基礎,就是我們前面分享的,自然臨在和自然身體的練習。

當我們能暫時放下頭腦中關于日常事務的雜念,并且注意去感覺多個身體感官接受到的信息,包括那些很微弱、很容易被忽略的信息,才可能知道外在的自然要“說”些什么。

這是一種深度的聆聽,意味著不僅僅用耳朵聽,而是用整個身體去感受自然,并且不試圖去控制、評判自己的感受。其實,這樣的溝通方式,不僅僅適用于與外界的自然溝通,也完全適用于與他人的溝通,如果能常常有意識地去做,對改善人際關系也有相當大的好處呢。

DSC05731

蓋婭假說與自然溝通的關系

20世紀60年代,英國科學家James Lovelock提出了蓋婭假說,認為地球就像一個活的有機體,會自我調節以提供適合生命存在的環境條件。后來,在美國生物學家Lynn Margulis的共同推進下,這個理論逐漸受到西方科學界的重視。

蓋婭假說認為,“地球是活著的”,為了維持有機體的健康,地球本身發展出了一種負反饋機制,假如內部出現了一些有害的因素,地球能夠將那些有害的因素除掉。對于這個負反饋機制,用地球形成以來的46億年間溫度變化情況來說明是最好不過了。理論上說,太陽輻射強度增減10%就足以引起全球海洋蒸發干涸或全部凍結成冰,但現在的太陽輻射強度比35億年前(最早的生命出現時)增加了25%,然而這期間地表的平均溫度從未變化到不適合生命生存的地步,這說明地球的確存在某種內部的自我調節機制。

如果我們同意地球是一個完整的有機體,而大氣層是這個有機體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那么可以說,我們不是生活在地球“上”,而是生活在地球“內”。一字之差,意義卻完全不同,后者才代表著,人是地球有機體的一部分。

如果地球能讓自己的各個組成部分相互溝通、以便進行自我調節、保持生態平衡;那么,人類也必然是這個巨大的溝通網絡中的一部分。問題不是我們“能不能”參與這個規模巨大的溝通,而是“想不想”溝通。

(在科學界,蓋婭假說仍然是存在很多爭議的。不過,研究歸研究,我們如果平時注意觀察一些小的生態系統,至少是很容易發現,系統中的各個部分的確在發生復雜的相互影響,系統很明顯是有調節自身平衡的能力的。)

09282011571

跨越阻礙,找回自然溝通的本能

自然溝通是人的本能,只是,有太多阻礙擋在面前,讓我們難以充分發揮本能。其實,自然溝通的方法是不需要“教”的(的確,在《自然過程》書中也沒有說到特別具體的方法)。我相信,只要勇敢地去看見阻礙并且跨越它們,接下來,我們都會自然而然知道該怎么做。以下主要分享一些我個人的感想和體驗。

別把自然擬人化

一個妨礙我們進行自然溝通的因素是,我們傾向于把地球擬人化,比如把地球稱作是“母親”,或是把山川、河流也稱作“母親”。這樣雖然有助于培養感情,但是會導致,我們可能不自覺地假設,人類所想象出來的道德倫理,也是適用于地球這個大的有機體的,但是事實上,可能并不是這樣。天地本就是無情的。

在自然溝通中,放下只屬于人類社會的道德評判,放下自己的情感投射,是必須的一個跨越。

嘗試多樣的溝通方式

事實上,自然萬物無時無刻不在相互溝通,甚至我們平時不認為是“溝通”的現象,比如大到風雪雷電、四季更替,小到某個種群的數量增減、甚至一朵花的綻放與凋謝,也都是不同類型的溝通。在中國的傳統中,對這些自然訊息的接受本是習以為常的,比如順應節氣更替來安排農事和生活方式。

溝通可以是有形或無形、有聲或無聲的;可以是豐富的信息或指引,也可以僅僅是種感受;可以是跟某個具體的自然物的溝通,也可以是跟范圍不確定的、廣泛的自然界的溝通。比如,登上高山望向遠方,腦海中突然浮現出流動的畫面、或陌生的旋律;某個困擾許久的問題,來到某地后,突然間似乎有個聲音在告訴你答案;或是,漫無目的地在一棵大樹下躺了會,感到有種被支持、被關懷的溫暖……這些都可以是“自然溝通”。

有一些伙伴喜歡通過在戶外做冥想的方式來獲得一些訊息。關于這點,我個人并不熟悉,但你如果有興趣的話當然可以試試。我記得去年參加生態村設計EDE培訓的時候,老師就說,在蘇格蘭的芬霍恩生態村,當他們在社區內需要做某些重大決定時,會先在自然中冥想,向自然提問,隨后聆聽來自自然的引導和建議。

在用心創作的過程中,人特別容易形成跟自然的溝通。創作既是人與自然溝通的管道,也承擔著記錄溝通過程的作用。我自己就有切身的體會,而這些溝通帶來的訊息,其實有很多我都寫到文章里了。如果沒有常常去戶外的習慣,我猜想寫文章可能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再比如,有一位年輕詩人分享說,他并不覺得他的詩完全是自己的“原創”,因為這些詩只是在與各種不同環境的互動中“冒出來”的,不知源自何處,甚至寫下來就從來不必再修改。一位音樂老師告訴我,她曾經多次在自然中靜心的時候,感覺到全新的歌突然連曲帶詞地出現,她就趕緊唱出來、記下來……這樣的經歷,在藝術家中并不少見。而他們中有些人常去到自然環境優美的地方尋找“靈感”,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

“靈感”的英文詞inspiration來自拉丁文的inspirare,意思是某個外在的事物將某個新的想法“呼入”、“灌輸”(breathe into, instill)到人的頭腦中。靈感當然要以這個人以往的知識經歷作為背景,但在這個基礎之上,靈感中有很多東西的確是全新的,是不知來源為何處的。

DSC00877

信任自己

如果對自己缺乏足夠的信任,可能會對自然溝通的效果有很大影響。

當我們熟悉了自然臨在和自然身體的練習,就會更容易地在戶外的自然環境中達到一個放松的狀態。而在這種放松的狀態下,我們“思考”的方式是不同的,甚至對時間和空間的感受也都會和平時有所不同?;氐狡綍r的狀態之后,我們的頭腦很可能會對剛才身體感官感受到的信息作出評判:那有什么意義呢?是我自己胡編亂造的吧?這根本就沒什么道理嘛?……

在我看來,這恐怕是自然溝通最大的阻礙了。

在《自然過程》書中,Tabitha提到,在自然溝通的過程中,我們需要通過自己的方式,就像啟用一個小小的“通用翻譯器”(universal translator),把自然傳遞到各個身體感官的訊息“翻譯”成自己平時能夠理解的語言。而如果我們從來沒有有意識地與自然溝通過,這個“通用翻譯器”并不會一開始就在很好的狀態。換句話說,我們接受到的訊息,可能會被“翻譯”得走了樣。我們可能會覺得那個走了樣的訊息沒什么用,但這并不代表我們接受到的原始訊息是沒用的或錯誤的。

對于這點,只能說,多練習就是最好的方法了。不管是“翻譯”的能力還是信任的能力,其實就像肌肉一樣,越鍛煉,越多使用它,它就會越強壯。

我覺得,如果實在覺得必要,有的時候放棄一些訊息、不去理會,也沒關系。但是別因此而誤認為自己是無法跟自然溝通的,不要過早地給自己下一個結論。

另外,缺乏信任也和缺乏耐心有很大關系。如果我們沒法把來自自然的訊息立刻“翻譯”成自己能理解的,就很容易評判說:那個訊息是沒用的。實際上,追求“立刻”的、迅速的理解,在自然溝通中不應該是一個常態。接下來就說說關于耐心的問題——

找回耐心

在現代社會中,所有事情都在加速,缺乏耐心已經成為一種人人共有的習慣。我們常常做一件事,就期待要馬上看出來有什么用處,如果“沒用”,那干脆就立刻放棄;用手機發出的訊息,盼望立刻就能得到回復;不管是吃飯、走路、還是談戀愛、學習,對于“速度”的追求都在不斷蔓延……

但是,自然的很多訊息是跨越時間和空間的,極有可能不會在你提問的當下就得到解答。因此,不把缺乏耐心的習慣改掉,恐怕,跟自然的溝通是很難進行的。

對于耐心的重要,我相信,生態農人們的體會是再深刻不過了。他們非常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與自然溝通,聆聽自然要告訴人類的訊息,并且根據此來不斷調整耕作方式。要怎樣改善這里的土壤?哪種堆肥方式更好?哪種種子更適合這片土地?我的輪作方式是否合理?果園下的野草哪些需要保留哪些需要去除?……要知道某種耕作方式是否合適,少說要等上一整個生長季,多則要等幾年、十幾年甚至更久。

這也是為什么很多農人朋友會說,做生態農業之后,人變得安穩了、不急躁了,因為必須得學會與自然合作、學會順從,學會讓節奏慢下來。如果像化學農業中的做法那樣,總是對抗、控制、想立刻得到回報,那是行不通的,土地是不會答應的。

許多農人,是一直相信人是可以跟土地、動植物對話的,并且將此作為日常的習慣。這里忍不住想要分享日本自然農人木村秋則的著作《蘋果教我的事》中的一些片段:

“從開始無肥料、無農藥栽培后的第四、五年,我幾乎每天都和蘋果樹說話?!瓌傞_始,我對蘋果樹說:哪怕只結出一顆蘋果都好。蘋果樹不會說話,我也不會說蘋果話,如果我聽得懂蘋果話,就會知道它們想要我為它們做什么。如果是動物,可能會躺在地上不動之類的,人類可以透過日常動作了解它們是否健康。面對樹木,只能從樹葉的顏色、綠色的程度、一年生長的樹枝長度,來判斷樹木是否健康?!乙呀洷M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為什么每年都失???為什么大自然無法接受我?我很痛苦,也很煩惱。于是,我發現了一件事?!沂强糠N蘋果生活的,我之所以這么窮困,是因為我讓蘋果痛苦,是我在折磨這些蘋果?!?/p>

“雖然我也很痛苦,但我覺得更應該向忍耐至今的蘋果樹道歉。傍晚,當家人回家后,我走到每一棵樹前面向它們道歉,告訴它們我的想法?!畬嵲谔瞬黄鹆?,我知道你很努力?!?/p>

“我伸手摸著蘋果樹,借由手的溫度,向它們傳達我的心意。也許是我把對于持續因為我而受苦的家人的歉意,寄托在蘋果樹身上了?!瓕ξ襾碚f,對四個果園內的八百多棵蘋果樹說話根本是小事一樁?!敃r我沒有對它們說話的八十二棵樹,全都枯萎了?!?/p>

還有另一段他寫道,

“我都是按照葉脈的形狀修剪樹枝。當我體會到蘋果的心情,思考‘該怎么辦?’時,樹葉告訴了我答案。于是,蘋果樹開始茁壯成長?!?/p>

木村阿公經過近十年努力,才成功栽培出完全無農藥肥料的自然農法蘋果。假如沒有前期特別耗時的那些溝通、觀察、共情,他是無法研究出屬于自己的方法的。因此他說,“大自然不會說話,因此,人類必須磨練感性,去感受大自然?!?/p>

對于不從事農業的人來說,有耐心,對于自然溝通依然特別重要。這也是為什么自然觀察達人們都有記筆記的習慣。照片、視頻等方式是無法代替筆記的。因為很多我們在自然中觀察到的訊息、現象,獲得的感受、想法、靈感……是無形的??赡苣惝斚虏挥X得有什么“特別”,但如果在一段比較長的時間內,反復地去體驗和記錄,那么最后得到的啟示將會非常有價值。

DSC07293

自然溝通給我的啟示

在越來越了解各種生態問題、社會問題之后,相信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疑問:人為什么跟其他生物這么不一樣?人的存在到底有沒有什么意義?對于地球來說,人會不會是一種應該被去除的“病毒”呢?我當然也有過這樣的疑問。即便是在了解“自然溝通”這個概念之前,我也經常有意無意帶著問題在外面發呆……有時好像獲得了一些回答,但是一直不確定回答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呢,還是來自外界的自然。

比如有一次,頭一回在某座山里挖到幾塊貝類的化石,摸著古老生物留下的粗糙遺跡,萬分激動的同時,也冒出一些感受:既感到人的一生是那么短暫,另一方面覺得,人對進化還了解得太少,或許人現在所做的一切,都并不是在主動地改變命運,而只是這個物種進化過程中必須要經歷的一部分,甚至,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畢竟,地球的壽命那么長呢,有足夠長的時間讓咱們慢慢進化……

接觸到蓋婭假說之后,開始了解到“共同進化”的概念。簡單地說,進化不是只有殘酷的競爭和適者生存,而是同時也有共生共存、互幫互助、共同的改善。我們最常見的,比如授粉昆蟲和開花植物的關系,固氮菌和豆科植物的關系,都是如此。某次長途飛行,從“上帝的視角”俯瞰大地,這種平日沒有的“自然體驗”讓我突然覺得,“蓋婭”似乎的確存在,因為我俯瞰大地,好像就是地球在通過某種方式看著ta自己。擴展一步說,似乎地球讓人進化到能飛向太空的地步,是為了看自己看得更清楚些。

假如說人像是地球的一個個小小的細胞,那么,人之于地球這個有機整體,會不會就像神經元之于人體一樣?雖然這沒有經過什么科學證實,但就是不知為什么,心里有個聲音覺得這好像就是答案。

我個人認為,現代科技與自然溝通并不矛盾。上文說到,自然要傳遞給我們的訊息,很可能是跨越時間和空間的,很可能是無法在某個單獨的時間點、某個單獨地點獲得的。那么,現代科技其實給了我們更強的跟自然溝通的能力,因為我們可以做到祖先們無法做到的事——我們可以借助科技,看到地球數十億年的過去,看到原子內部的結構,看到我們身處的無比寬廣的宇宙……有能力了解這些跨越時間和空間的自然,我們接受自然訊息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多了。

當我讀《Active Hope》和《宇宙的歷程》時,覺得之前獲得的訊息似乎有了共鳴,似乎書中的一些話正是在那等了我很久。比如《宇宙的歷程》說到的:

“不要把時間視為中世紀鐘表的指針運動,或由石英晶體振蕩生成的數字顯示?!谟钪嬲撘饬x上,時間是宇宙本身的創造性?!薄拔覀儸F在所處的這個時間不是任何機械式時間,而是這樣一個宇宙時間:地球本身逐漸開始有了有意識的自我覺知?!?/p>

“我們人類的命運正是成為天地之心,與整個地球共同體融為一體。盡管我們只是宇宙中的滄海一粟,但我們這種存在具有一種能力,能與天地萬物相感應。這正是我們邁向完全發展的人類的未來方向?!?/p>

當然,隨著更多感受和觀察,我又有越來越多新的問題。比如,究竟怎么證明地球是有自我覺知的?就算的確有,ta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對這類問題,每個人可以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我個人的感受是,有的時候,如果學會去欣賞、贊美問題,就不會總是急匆匆地要去找確定的答案了,而是簡簡單單地學會和問題相處,和未知相處,這反而能讓自己更平靜一些。重要的是,我對自然溝通更有信心,也更有耐心了。

結語 | 有創造力地生活

很多人在了解到自然溝通的概念后,第一反應并不是“學會”了什么,而是仿佛得到了一種肯定和支持:哇,原來我以前從自然接受到的那些訊息是有價值的,原來和自然溝通不僅不是什么“幼稚”或“幻想”,反而是很寶貴的!你是否也這樣覺得呢?

自然溝通在《自然過程》一書中所占比例不多,但我個人覺得這是五個部分中最具爭議、同時最有趣的一部分,也是“坑”最深的一部分——如果深挖下去,還有太多其他資源可供我們學習。比如,前段時間了解到,動物溝通師這樣的職業竟然在國內也存在,另外還有一些自然教育組織舉辦過大樹溝通工作坊……而相關的書籍(主要是英文的)也特別豐富。

最后想分享《自然過程》作者Tabitha的一個觀點。(對于初學者來說)在自然溝通中,別太強調區分你獲得的訊息究竟是來自外界的自然還是來自你自己(內在自然),我們不必總是糾結于此。重要的是,這樣的練習會給你的生活帶來更多、更深刻的啟示,你會探索更多不同的、有創造力的行動方式,并且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自己面臨的挑戰。我想這也是自然溝通的重要意義之一吧。

結尾推薦兩本延伸閱讀書籍:

《The Earth Path》by Starhawk(其中有大量關于自然觀察、自然溝通的內容。)

《Learning Their Language: Intuitive Communication with Animals and Nature》by Marta Williams (主要是關于動物溝通。)

(待續)

有機會原創文章

有機會專欄作者 Jing
從點滴處實踐有機生活,享受每一天。
關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權屬于有機會(www.5181531.live)或者相關權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經本公司或作品權利人許可,不得任意轉載。轉載請以完整鏈接形式標明出處,商業使用請聯系有機會。

    早市卖调味食品能赚钱吗 恒大地产的股票代码 体彩排列五开奖视频 如何看北京pk拾走势图 秒速快3推荐 福彩133期6码22选5 青海快3今天推荐号码 上证指数走势图怎么看 江苏11选五玩法技巧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香港三中三的玩法说明